唐山市銘峰商貿有限公司   |   聯系我們
企業新聞  Enterprise News
公司新聞
行業動態
聯系方式  CONTACT US
唐山市超峰礦山支護設備有限公司
公司電話:0315-5528665/3159538
公司傳真:0315-5528665/3159538
E-mail :[email protected]
企業性質:私營企業
公司地址:河北省唐山市韓城鎮
公司主頁:http://www.seqnyn.tw
公司新聞
Company News  您所在的位置:網站首頁 - 企業新聞 - 公司新聞  
中信泰富澳洲磁鐵礦:遭遇成本“黑洞”

發布人: admin發布時間: 2015-10-31瀏覽次數: 1509次
0

2月14日,西澳炎熱干燥,位于其西北部印度洋岸的黑德蘭港(Port Hedland)氣溫超過45度,港內碼頭基本被巨型裝載船占滿,港外還有40多艘船等待進港。

“這還不算最忙的時候?!焙诘绿m港運輸監督員Gary Duscher一邊吃餅干,一邊對本報記者說,“中國的鋼廠等著這些船裝滿鐵礦去喂飽?!?/P>

提起中國企業,Gary Duscher第一個想到的是中信泰富(CITIC Pacific)。三天前,中信泰富香港灣仔會場中心舉辦迎新宴,中信泰富礦業董事長華東一專程從西澳趕回來赴宴。席間,中信泰富主席常振明發言稱,中澳磁鐵礦項目(Sino-iron)“只能成功,不能失敗”。

全世界都在盯著Sino-iron這個澳大利亞史上最大的磁鐵礦開發項目。我國鋼鐵業更是對Sino-iron寄予厚望——項目一旦投產成功,不僅帶動中國在澳投資的其他磁鐵礦項目開發,更重要的是,將為中國打破力拓(Rio Tinto)、必和必拓(BHP)和淡水河谷(Vale)三大公司鐵礦石壟斷產生實質作用。

中信泰富對Sino-iron抱著更務實的態度,眼下最重要的是盡快投產,趕上這一波鐵礦石價格高峰。常振明在晚宴上鼓氣,“由華東一領導的國家隊正全力以赴,力爭第一條生產線在今年8月投產?!?/P>

Sino-iron是數年來纏繞中信泰富的噩夢。先是2008年,中信泰富前主席榮智健為對沖Sino-iron投資虧損155億港元致其下臺;接下來,Sino-iron成本不斷攀升,截至2011年底,該項目總投入已接近71億美元,占中信泰富總資產的1/3。

成本“無底洞”背后,除了當初草率拍板投資,更與西澳磁鐵礦本身的成本“黑洞”有關。澳大利亞的鐵礦石分為赤鐵礦和磁鐵礦兩大類。赤鐵礦只需通過簡單軋碎及篩選的預處理過程后,就可以作為原料出口至各地鋼鐵廠,主要集中在皮爾巴拉地區(Pilbara);而磁鐵礦必須經過研磨及提煉,平均成本初步估計為赤鐵礦一倍,主要位于西澳中西部地區。

目前,力拓、必和必拓在西澳的鐵礦石全部為赤鐵礦,除了中國企業,鮮有其他國家愿意投資磁鐵礦項目。至今也沒有一家企業能夠成功開發西澳磁鐵礦,而中國企業在澳投資的鐵礦項目幾乎全部為磁鐵礦,投資總額超過1000億元人民幣。因此,中信泰富在磁鐵礦開發上遇到的難題,也是今后中國在澳鐵礦項目的共通問題。

本報記者從國資委人士處獲悉,由于西澳磁鐵礦開發風險巨大,自去年開始,中國企業已基本停止投資西澳磁鐵礦。

1.吞錢的機器

五年前,當中信泰富從武鋼手中搶過Sino-Iron項目時,沒想到今天會吃盡苦頭。

2006年,中信泰富向Mineralogy收購位于Tenement123、124、125處20億噸磁鐵礦資源開采權,并有權進一步認購40億噸開采權,也就是今天的Sino-Iron項目。

五年多來,Sino-Iron就像一個吞錢的機器,項目投資預算最初為25億美元,目前該項目投入已接近71億美元,差不多翻了三倍,且成本尚有繼續攀升的可能。

血拼背后,除了西澳建設成本上漲的客觀原因,更與中信泰富當初盲目的投資態度相關。西澳州發展署署長SteveWood直接負責外商投資鐵礦事宜,見證了中信泰富從股權投資到開工建設的各個過程,他認為Sino-Iron項目成本升高的部分原因,是“盡職調查不是很詳細”。

Sino-Iron的設計、施工、安裝及試驗采礦區的基建設施由中國冶金科工集團(MCC,下稱中冶)負責。一位對投資過程熟悉的資深業內人士告訴本報記者,中冶最初的設計方案并沒有根據當地實際施工環境考慮,導致后來設計方案在施工中途變更。

當時的方案有個重要假設,中冶可以從中國帶技術人員到澳大利亞?,F在礦業相關情況發生變化,特別是澳大利亞提高就業限制,所有合同都外包給西澳本地公司做。

由此,Sino-Iron項目不但面臨勞工短缺,更要支付超過十倍的勞工費用。近幾年,鐵礦業繁榮直接帶動西澳礦工身價倍增。Steve Wood告訴本報記者,在西澳,一個具備基本技能的礦工,一個星期可以很輕松拿到2000澳元,年薪普遍超過100萬人民幣。

中國企業曾聯合試圖說服西澳政府放寬引入海外勞工政策,但效果甚微。Sino-Iron目前勞工總數約3800人,只有約400人來自中國。

“中國公司不斷提到勞工問題,實際上西澳的勞工政策較前幾年已寬松,但不可能符合中國公司提出的標準?!盨teveWood認為,即使從中國引入大批勞工,也必須根據西澳當地工資水平支付薪水,這對降低中國企業的成本沒有多少作用。

方案推倒重來不僅直接推高了成本,還使得Sino-Iron投產期一再延遲。Sino-Iron的基礎設施工期原計劃3年,預期首批礦產將于2009年初付運。目前經過一拖再拖,中信泰富方面承諾將在今年8月31日前建好第一條生產線,并爭取在2012年底前建好第二條生產線,但剩下的四條生產線仍面臨超支的可能性。

事實上,中信泰富能否保證第一條生產線能在今年8月前投產,還取決于中冶的施工進度。由于遲遲不能投產,中信泰富與中冶關系惡化,相互推諉項目難產的責任。

不僅中信泰富,鞍鋼投資的卡拉拉(Karara)磁鐵礦項目也遭遇成本大幅上升、投產一再延遲的困境。

去年7月,卡拉拉宣布其基建成本上調為25.7億澳元,較2007年最初方案上浮55%;投產日期也經數次推遲后至2012年6月。此外,卡拉拉項目的擴產計劃遙遙無期。

剩下的中資磁鐵礦項目基本處于觀望或暫停狀態。例如,中冶原計劃將于2012年中期開工建設CapeLambert磁鐵礦項目,但考慮到開采風險,已擱置開工計劃。

2.成本之謎

中信泰富投資澳洲磁鐵礦的時期,正值中國粗鋼產能急劇增長之際,鐵礦石需求及價格水漲船高。但由于三大礦山企業控制了全球鐵礦石海運量的70%,而中國又占據了全球鐵礦石海運量70%的需求。于是,我國鋼鐵企業為擺脫對三大礦山的依賴程度,開始紛紛前往澳大利亞、非洲等地尋找海外權益礦。

在此背景下,中信泰富、中鋼、鞍鋼、武鋼等企業,為西澳大量不被看好的磁鐵礦帶來源源不斷的投資,以培育新的鐵礦石供應來源。

談到磁鐵礦的投資價值,Steve Wood巧妙地繞過了問題,“中鋼協的秘書長說過,中信泰富是第一個吃螃蟹的?!?/P>

西澳地質學家、Amazonresources執行總裁誼安·雷迪曼(Ian Ladyman)的回答則很干脆,“磁鐵礦不能吸引中國以外的外資投資,沒有一家磁鐵礦企業可以存活下來?!?/P>

“歷史已經證明了這些磁鐵礦企業的命運?!闭x安·雷迪曼說,北美曾是世界磁鐵礦最大的產區,但后來隨著澳大利亞低成本的赤鐵礦投入生產,北美的磁鐵礦生產商不具競爭成本,紛紛倒閉。

目前,西澳生產的鐵礦石幾乎全部為赤鐵礦。上世紀90年代,中鋼Midwest鐵礦項目的前身安鋒金士奇鋼鐵有限公司(An Feng Kingstream Steel Limited)欲投資西澳磁鐵礦,后受金融危機影響,終因資不抵債被迫重組。

澳洲本地企業默奇森(Murchison)的Jack Hill原本被認定為一個赤鐵礦項目,后經進一步勘探,發現其為磁鐵礦,去年年底,默奇森停止開發JackHill項目。

澳大利亞的磁鐵礦開采成本到底是多少?目前依然沒有人能夠拿出準確且系統的答案。

中信泰富方面也拒絕透露Sino-Iron的生產成本究竟是多少,稱“這是最大的秘密”。但中國鋼鐵工業協會(下稱中鋼協)一位知情人士告訴本報記者,中信泰富目前保守估測的成本約60美元/噸。

但很少有人相信中信泰富能將Sino-Iron的噸礦成本控制在60美元左右,即使皮爾巴拉一部分赤鐵礦,平均成本也已超過60美元/噸。

澳本地礦商BrockmanResources執行董事科林(Colin Paterson)是一名地質學家,在澳大利亞有超過25年鐵礦資源開發、項目建立及項目評估方面的經驗,熟悉西澳各種地質環境??屏终J為,在目前的物價水平下,西澳業內對Sino-Iron噸礦成本的保守估算值為80至90美元。

中鋼協一位對熟悉Sino-Iron開發情況的資深專家也認為,“中信泰富能將成本控制在100美元/噸以內,就是勝利?!?/P>

Steve Wood也認為,Sino-Iron項目眼下最大的難題就是控制成本。

在控制成本方面,中信泰富幾乎等于摸著石頭過河,全世界都在等待Sino-Iron投產后成為磁鐵礦生產的參照。業內認為勉強能提供成本參照的,只有沙鋼持股47%的Grange Resources項目,目前該項目的噸礦成本約130美元,但其產品為優質球團礦,為最好的鐵礦石產品之一。

Steve Wood認為,Grange Resources“是一個特殊的項目”,參考意義不大。

誼安·雷迪曼解釋,Grange Resources的成礦條件特殊,品質比其他一般磁鐵礦好,磁鐵礦顆粒很大,不中信泰富那樣需要磨得很碎,成本自然就比中信泰富低。

曾在力拓任職30多年的礦業專家Malcolm Richmond表示,以目前的鐵礦石價格看,赤鐵礦的投資回報可以達到50%,但磁鐵礦能有20%就非常難得,“只有拿不到赤鐵礦的企業,才會不得已做磁鐵礦?!?/P>

3.不一樣的磁鐵礦

澳洲磁鐵礦到底有沒有投資價值?實際上,在中信泰富、武鋼、鞍鋼、中鋼等國有企業在西澳中西部地區爭先恐后買礦之時,這個問題也被過于樂觀看待。

在一次中央企業會議上,當本報記者問武鋼總經理鄧崎琳“國外企業為什么不投資磁鐵礦項目”時,鄧回答,“西澳礦太多了,力拓他們自己都開采不過來?!?/P>

中國礦業聯合會資深專家吳榮慶表示,磁鐵礦是否具備投資價值,可選性、可冶性、合適的開采成本三者缺一不可。

國內鐵礦資源多以磁鐵礦為主,中冶等企業由此具備豐富的磁鐵礦開采經驗和世界先進的磁鐵礦生產技術。但國內磁鐵礦含鐵量普遍在30%,甚至20%以下,而澳洲磁鐵礦含鐵量普遍超過30%,可選性及可冶性的各項指標均普遍高于國內。

“中國鐵礦石的開采難度和開采成本都是世界上最高的,如果中冶都沒辦法把Sino-Iron的生產線建好,我想象不出世界上還有哪家企業能建這樣規模龐大的磁鐵礦生產工廠?!闭x安·雷迪曼說。

在此情況下,即使中國企業不能拿到質優且成本低的赤鐵礦資源,磁鐵礦看起來也不失為一個退而求其次的選擇。

但接下來的現實給國內企業一記重擊。雖然同為磁鐵礦,但澳洲磁鐵礦的結晶顆粒遠小于國內磁鐵礦。磁鐵礦需經過研磨后才能選礦,結晶顆粒小,意味著質地硬,研磨難度大。

“澳洲磁鐵礦需要磨得像奶粉一樣細,”誼安·雷迪曼做出一個拿捏的手勢,“往往要經過3-4次研磨才能達標,雖然中國的磁鐵礦只需要研磨1-2次,但澳洲磁鐵礦第3、4次的研磨成本往往是前兩次成本的很多倍,而且非常耗能?!?/P>

上述熟悉Sino-Iron開發情況的中鋼協專家對本報記者表示,澳洲磁鐵礦的結晶顆粒確實比國內磁鐵礦小很多,研磨成本也因此遠高于國內,當時很多企業沒有仔細考慮到這個問題。

“雖然研磨成本很高,但與目前的鐵礦石價格比起來,還不算高?!鄙鲜鲋袖搮f資深專家補充,只要中信泰富能將成本控制在國內鐵精粉的平均生產成本,還有存活的空間。

一位接近中信泰富的人士表示,中信泰富堅持開采磁鐵礦的理由,一是開弓難有回頭箭,二是優質且成本低的赤鐵礦資源所剩不多,而用磁鐵礦生產的球團礦具有赤鐵礦無可比擬的質量。

對中信泰富來說,一個稍微樂觀的跡象是,其未來的競爭對手力拓、必和必拓的赤鐵礦噸礦成本只有十多美元的時代已一去不復返。整個皮爾巴拉地區的生產成本呈上升態勢,目前,力拓的噸礦成本約20美元/噸,必和必拓約25美元/噸,FMG則達到60美元/噸。

4.一攬子難題

由于硬度大,西澳的中資磁鐵礦開發商,面臨能源、環保、水資源等一系列問題?!皬钠扑榈侥シ?,整個過程需要大量的電力和淡水,還會產生大量的尾礦?!笨屏终f。

與赤鐵礦相比,磁鐵礦耗能非常高。為確保將磁鐵礦加工為鐵礦石精粉和球團礦,中信泰富于2007年開始修建一家450兆瓦的循環天然氣發電廠,其發電所需的天然氣來自與阿帕奇公司(Apache Corp)和桑托斯公司(Santos)合作的馴鹿(Reindeer)天然氣田。

但一位了解Sino-Iron情況的國內人士表示,中信泰富并未完全解決發電所需的能源問題,雖然敲定了一部分中長期天然氣供應合同,但短期供應合同尚不足。

鞍鋼投資的卡拉拉項目同樣面臨電力不足的潛在問題??ɡ矫婊貜捅緢笥浾?,已計劃在3月底投入使用132千伏輸電線。但132千伏輸電線只夠卡拉拉一期1000萬噸產量使用。去年,卡拉拉計劃將132千伏輸電線升級至330千伏,后被西澳政府否決,而該計劃是卡拉拉項目產量由1000萬噸提升至3000萬噸的必需條件之一。

其他中資磁鐵礦項目將遇到類似的能源瓶頸。近年來,西澳數次遭遇電力短缺,2004年曾發生過大規模停電,雖然西澳政府一再加大電力投入,但由于天然氣供應不上,電力改造升級計劃經常滯后。

西澳一家鐵礦商的首席地質學家張安寧對本報記者表示,西澳的天然氣田雖然規模很大,但絕大部分都與客戶簽訂了十年以上的長期合約?!昂灦唐诤霞s是很難的,現在西澳哪個地方宣布發現氣田,前期可研報告還沒進行,很多工業企業就趕緊跑過去跟人家簽合同?!?/P>

鞍鋼曾考慮在西澳中西部港口邊上建鋼廠,最終放棄該計劃,一個主要原因就是西澳缺乏為鋼廠提供電力的廉價天然氣。

尾礦處理也是磁鐵礦開采的一大難題。在鐵礦石投資中,剝采比是一個很重要的經濟參考值,剝采比低,意味著產生的尾礦廢料少,反之亦然。依然以沙鋼的GrangeResources項目作參照,目前,沙鋼15.6萬噸才提煉出1.97萬噸鐵精粉,相當于生產一噸鐵礦石,要產生8噸左右的廢料,而赤鐵礦1噸礦大約產生3-3.4噸廢料。

科林對本報記者表示,由于磁鐵礦最后一道工序需要脫水,而西澳常見大風天氣,因此,尾礦處理難以達到環評要求。

Steve Wood坦承,由于西澳多風,即使是赤鐵礦中的粉礦品種,也面臨粉塵多的問題。

Steve Wood還表示,磁鐵礦生產商在選礦和加工環節的環保問題值得重視,“的確有很多中國企業跟我們抱怨,西澳的環保要求太嚴格,審批進度太慢?!?/P>

體現西澳環評嚴格的一個細節是,不斷有灑水車在礦區穿梭,就是為了使礦車經過時不在馬路上揚塵。

上述熟悉Sino-Iron開發情況的中鋼協專家也表示,磁鐵礦尾礦處理的確是一個難題,“國內還沒有為大量尾礦專門建個封閉的工廠?!?/P>

“我們很好奇中信泰富如何以合適的成本處理尾礦廢料,雖然現在還沒有到那一步?!币晃粐衅髽I的礦業投資主管表示。

為了防止鐵精粉被風刮走,中信泰富的解決方案是建一條30公里長的礦漿管道,將鐵精粉稀釋成泥漿狀,通過管道輸漿到海邊的船上再運到國內。

磁鐵礦生產還需要大量淡水資源。中信泰富在2006年買Sino-Iron時,并沒有想到必須為這個項目專建一個510億立升的海水淡化廠,相當于洞庭湖豐水期蓄水量的1/10。

5.誰來解決基建問題

由于近海,中信泰富不需要修建大規?;A設施,這也是Sino-Iron項目當初吸引武鋼、中信泰富等多家國內企業前來競爭的一個重要原因。不過,鞍鋼、中鋼等企業則沒有基建優勢。

在西澳,圍繞用于運輸鐵礦石的港口及鐵路的戰爭,甚至比爭奪資源本身更激烈。必和必拓、力拓一定程度上就是通過控制基建來阻止其他競爭者進入皮爾巴拉礦區。

Brockman目前最主要的馬里拉納(Marillana)赤鐵礦項目,當初就是科林做的最終地質鑒定?!拌F礦遍地都是,但沒有鐵路和港口,就無法運到我們的客戶手中?!?/P>

在中資項目集中的西澳中西部地區,中、日、澳三方經歷了一輪持久的基建爭奪戰后,再次回到原點——2月16日,日本三菱商事宣布收購西澳JackHills鐵礦及Oakajee港口、鐵路項目全部股份,并向中國企業伸出合作橄欖枝,開始邀約中國政府及企業合作Oakajee港口及其鐵路建設。

根據最新可行性報告,該項目總成本為59.4億澳元(合約398億人民幣),并且不排除成本上漲的可能性。

隨著中國企業投資西澳鐵礦的熱情漸冷,是否參與Oakajee港口及其鐵路項目成了左右為難的選擇。

一位參與Oakajee港口及其鐵路建設可行性方案的人士表示,參與建設的最大風險是,中國企業投資的磁鐵礦項目是否能順利投產,即使目前,基建的基礎客戶也不理想。

但Oakajee港口及其鐵路項目的誘人之處在于,如果中國企業有能力以適當成本開采當地的磁鐵礦,加上基建權也掌握在中方手中,等于獲得了可與皮爾巴拉相媲美的大量鐵礦資源。

澳當地企業認為中國企業參與Oakajee港口及其鐵路項目的可能性很大。一位澳洲的華人礦商對本報記者表示,當初中國企業不惜高成本開采磁鐵礦,以達到控制大規模資源量的目的,“現在已經不是回頭的時候了。

上一篇: 鋼材出口要競爭力與減量化并重
下一篇: 武鋼與毛里塔尼亞SNIM公司簽署合作協議
打印本頁】   【關閉本頁
網站首頁    |    公司概況    |    企業文化    |    產品展示    |    企業新聞    |    銷售網絡    |    在線招聘    |    售后服務    |    在線留言    |    聯系我們
唐山市超峰礦山支護設備有限公司 地址:唐山市韓城鎮龍灣子村東聯系人:張立國 電話:13703250833 傳真:0315-5528665
版權所有: [email protected] All rights reserved. 技術支持:慧爾
福彩广西快乐双彩开奖